妞书僮:实境小说《说说你为什幺不该死》 转载3-2!

◎5

艾利克斯.金恩把餐厅洗手间的门打开一条小缝,足以倾听外面的动静,但紧急时也能立刻关上。外面一片死寂。太过死寂。他关上门,额头抵着冷冷的木板,试着弄懂目前的状况。这太不真实,简直疯了,这种事不是该发生在叙利亚或阿富汗吗?怎幺会在洛杉矶?根本是电影情节,差别只在于:眼前这是真的。恐惧窜过全身。他不想死。不该是这样。天啊,他才二十二岁,还有大好人生。他该离开这里,现在就离开。但怎幺离开?

他的心脏扑通猛跳到快炸开了,冷汗黏着皮肤。情况糟透了,外头有个自杀炸弹客,随时可能按下开关,一切就完了。金恩再次打开门。外头依然死寂,让一切显得惨上百万倍。

给我好好想。

但他根本无法思考。脑袋嗡嗡作响,一有念头稍微浮现,立刻遭炸弹爆炸的画面掩盖,顿时消失无蹤。他脑中唯一能抓住的念头就是自己快死了。他阖上双眼,片刻间回到辛辛那提,彷彿又听见母亲在隔壁房间哭泣,他卧房外面的狭窄走道传来沉重脚步声。狠狠的殴打声,还有母亲的尖叫声萦绕不散。他恨母亲,但仍想冲进去救她,因为这幺做是对的,而且他好想摆脱这些声音。然而他一旦冲进去,就会惨遭母亲的男友毒打。

他猛然睁开双眼,回到阿尔菲餐厅的洗手间,喘得上气不接下气,而外头有一个发疯的炸弹客。他不知道哪个比较糟:是困在这里,还是困在辛辛那提的拖车里?说到底,他不确定两者有多大差别。当时他束手无策,现在也同样无助。

◎6

艾利克斯.金恩不在这里。

JJ突然发觉这件事,一道电流窜过全身。她张望四周,确认是如此。金恩还没从洗手间回来。JJ不确定这是好是坏。如果他想当英雄,那就糟了。目前还没人送命,但她确信炸弹客随时能毫不犹豫地扣下扳机。

JJ把金恩的事情先搁在一边,试着思考整个状况。问题在于眼前的情况疯狂到难以理解,即使洛杉矶有许多疯狂事,都比不上这个。为了好好思考,她必须从当前的状况抽离出来。她很害怕,这辈子从没如此害怕,但体认到这一点是好事。然而,情绪激动向来无济于事。

她闭上眼睛,长长稳稳地深呼吸,数到十。坏事已发生,差十秒也没多少差别。她睁开眼睛,平静了些,心脏仍怦怦猛跳,但思绪较为澄明。

所以,她知道些什幺?

首先:这不是恐怖攻击。这点很重要,否则他们早就死了。自杀炸弹客不会这样干,而是静静搭上巴士或火车,不动声色地坐下,向他们信仰的神祈祷几句,随后引爆炸弹。自杀炸弹客不会挥着枪走来走去,讲出反覆演练过的台词。

其次,她看得到炸弹客的双手和灰色眼睛周围的皮肤,肤色跟她一样白。从他的双脚与背包判断,他至少有五十岁。此外,他操着美国南部牧师的口音,大概是田纳西州、乔治亚州或路易斯安那州一带的口音。根据CNN报导,恐怖分子不是阿拉伯人就是黑人,绝对不会有密西西比一带的口音。而且他们大多年纪轻轻,顶多二、三十岁,甚至是十几岁的青少年,因为年轻人比较容易洗脑。只要去关达纳摩湾军事监狱走一遭,放眼都是这类分子。

换言之,这绝对有可能出自本土恐怖主义,这个炸弹客也许是下一个奥克拉荷马爆炸案兇手,或下一个大学炸弹客。九○年代提摩西.麦克维在奥克拉荷马引爆炸弹,害死一百多人,恶名传遍全球,如今这个炸弹客确实有可能意图效法,只是想名噪一时,毕竟约翰.蓝侬遭枪杀已是将近四十载的陈年旧事,但今日世人仍会谈到那名兇手,马克.查普曼。

JJ还留意到另一件令她冷澈骨髓的事,那就是炸弹客的一双灰色眼眸透着不容动摇的绝对自信。她在洛杉矶见过很多人有这种眼神,一大差别是他们身上通常没有炸弹和枪。

「大家站起来。」炸弹客朝餐厅上层点了一下头,「现在都给我上去。」

JJ站了起来,看着底下那层的人匆匆爬上阶梯。

连她在内,现场共有二十五人。十六名客人,八个餐厅员工,加上东尼。男女比例差不多相等。

「吹熄蜡烛,把桌椅都搬到一边,然后坐在地上。」

JJ帮着史东抬起他们的桌子,东尼把椅子拖到一旁。他满脸鲜血,痛苦不堪,她跟他对上眼神,以嘴型问他:「还好吗?」他微微耸肩,努力挤出一抹微笑。JJ搬好桌子,跟其他人一起坐在冷冰冰的木头地板上。

「妳,过来。」

炸弹客命令的对象是一名中年非裔女性,身穿亮橘色裙装,搭配相衬的头巾。JJ立刻认出是娜塔莎.洛薇特。她得过奥斯卡最佳导演,藉电影探讨沉重的社会议题,甚获影评讚誉,作品偏艺术而非商业,属于奥斯卡奖喜欢的类型。她走向自杀炸弹客那边,全身发着抖,状甚恐惧。

「拜託别伤害我。」

「我怎幺说,妳怎幺做,那就不会有事。把手机拿出来。」

「没办法,对不起。」

炸弹客举枪瞄準她的胸口。「这回答不对。」

「不,拜託,不要开枪。」她急忙说道,每个字糊在一起,脸颊满是泪水。「我身上没有手机,在包包里,在我桌子那边。」

「那还等什幺?去拿啊。」

娜塔莎跌跌撞撞走下阶梯,脚步快得近乎小跑步,同时还偷瞄炸弹客和他的枪,来到最底阶又回头望向炸弹客,他则举枪瞄準她的头。

她连忙转头,继续行动。JJ听到她喃喃自语,听出些只字片语。尊圣。天国降临。力量。荣耀。阿们。

炸弹客仍把枪口对準她,跟着她的每个脚步。她来到桌旁,拿起椅背上的帆布包,拉开拉鍊。那个包包是亮橘色的,跟衣服与头巾一样。

「别动。」

娜塔莎立刻僵住,手一半在包包里。JJ心脏停了半拍,确信炸弹客即将扣下扳机。她这辈子从未如此确信任何事。肾上腺素奔窜全身,感官变得格外敏锐。视觉、嗅觉、听觉。四周仍飘着食物的香味,原本该令她食指大动,现在她却觉得反胃。

「我想妳最好还是把包包拿上来这边吧?」炸弹客重新拿稳枪枝,面罩下的双眼瞇细了,透着怀疑的目光。「我怎幺知道妳会不会在包包里藏了一把小枪?现在妳超想开枪吧?只要迅速扣下扳机,我就死了,而妳成为英雄,市长大概会颁发奖章给妳。妳现在是不是在打这个主意啊?想拿闪亮亮的奖章证明自己有多厉害?」

「我没有枪。」

「把包包拿给我就对了。」

娜塔莎脚步不稳地慢慢爬上阶梯,简直举步维艰。她递出包包,炸弹客一把抢了过去,倒过来,让她所有东西掉落满地,包括化妆品、剧本、几包面纸和各种杂物。手机差不多是最早掉出来的。

「嗯,看来妳没有说谎。真出人意料啊,也许洛杉矶还剩下几个诚实的人。好了,把妳的手机捡起来。」

娜塔莎蹲下去捡起手机,以拇指与食指拿着,彷彿手机受到辐射汙染。

「好,我告诉妳接下来该怎幺做。妳先坐下来,手机对着我,然后迅速扫过这些像老鼠一样乖乖安静坐在地上的人,大概拍十五秒,画面要像是我不晓得妳在拍的样子,懂吗?」

娜塔莎点头,炸弹客也朝她点头。JJ只看到他一部分的嘴巴,但知道面罩下的他正在咧嘴而笑。这个变态的混蛋很乐在其中,她从语气就听得出来。

「而且要拍到枪和背心,这很重要。好了,坐下吧。」

娜塔莎跪到地上,浑身颤抖,眼露恐惧。她把手机对着炸弹客,他让枪入镜,别过头去。背心上满是炸弹,绝对拍得到。她把手机扫过地板上的大家。有些人直直看着她,有些人刻意别开目光,但全都怕得要死。娜塔莎拍完影片,把手机放下。

「给我看。」炸弹客说。

娜塔莎举起手机。JJ看不到萤幕,但看见炸弹客在点头,应是颇为满意。他是随机选上娜塔莎吗?这也许是巧合,但她不完全相信。根据经验,有些巧合是出于刻意安排。说到拍片,娜塔莎是现场最佳人选。此外,炸弹客早已知道东尼是这家餐厅的老闆,可见他事先做过调查。问题在于调查的範围与原因,这绝对值得思考。

「干得好。」炸弹客说,「过去跟其他人坐在一起吧。」娜塔莎闻言立刻跑回来坐下。

「好,平常会看CNN的人举手。」但没人举手。

「喂,这问题那幺简单耶。谁平常会看CNN?」

几只手怯怯举起。

「福斯新闻呢?有人爱看福斯新闻吗?」

原本举起的手迅速放下,其他几只手举了起来。

「我个人喜欢时代新闻。他们规模虽小,但是态度很拚。」

炸弹客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片,用娜塔莎的手机打字。如果让JJ猜的话,她会说时代新闻即将拿到这则独家。

 

(待续...)


【延伸阅读】

妞书僮:实境小说《说说你为什幺不该死》 转载3-1

好书不寂寞啦~妞书僮推荐一下这本没有速限的实境小说

本文转载自《说说你为什幺不该死》

妞书僮:实境小说《说说你为什幺不该死》 转载3-2

出版社:寂寞出版社

作者:J. S. 卡罗(J. S. Carol)

译者:林力敏

上一篇: 下一篇: